首 页 教育新闻 了解行知 陶研论坛 实验学校陶研期刊 省陶动态 地市组织 陶研课题 陶研课程 期刊选登 生活咨询中心 关于我们
最新报道:
欢迎光临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网站!
           热门文章
 ·福建省中小学教师书法作品…[14016]
 ·习总书记引用的“行是知之…[13524]
 ·关于福建省教师美术优秀作…[8469]
 ·省陶研会二十五年大事记[6054]
 ·历届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组…[6033]
           推荐文章
· 关于公布2017年两…[138]
· 厦门市海沧区“艺术点…[209]
· 省陶研会送省优秀传统…[157]
· 中陶实联[2017]…[361]
· 邹开煌会长:基于核心…[627]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了解行知
 
“生活教育”的实践与传播者——记省陶行知教育思想的播种人李述贤
 
[来源: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网站 | 作者:李锡铨 潘清河 | 日期:2013/5/8 | 浏览 1609 次]
 

“生活教育”的实践与传播者——记省陶行知教育思想的播种人李述贤

李锡铨 潘清河

“生活教育”是陶行知教育思想体系的核心与精髓,而李述贤先生正是这一思想的实践与传播者。他用青春年华和宝贵生命,实践着陶行知的教育思想,献身于福建省的教育事业,描绘出美丽而精彩的人生画卷。早在三、四十年代,他就被报界誉为“生活教育的实践家”。

一、命运多舛的苦难童年

李述贤是我国著名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的弟子,福建省惠安县螺城北麓人,1907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幸福的家庭都彼此相似,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这是托尔斯泰(俄国作家)在《安娜·卡列宁娜》开头的一句话。实际上,在旧时代的中国,连年内战,民不聊生,不幸的家庭也有许多相同之处。李述贤不到两岁时,家里就发生了变故,他的父亲因病不治而撒手人寰。家里沉重的担子自然就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他的母亲起早贪黑,靠租种土地,替商贩挑货,吃力地维持了一家人的生活。由于家庭仅靠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地劳作,收入微乎其微,所以,幼小的李述贤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只得跟着哥哥、姐姐挖野菜来充饥。

李述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天天长大,从小聪明伶俐的他就非常渴望读书。而读书对当时穷人家的孩子来说是一种奢侈品,李述贤连三餐都吃不饱,哪有钱来读书呢?但是,他的聪慧与好学却让他的堂伯看在眼里,于是,于心不忍的堂伯就把他带到家里跟自己的孩子伴读。这样,李述贤算是比较“幸运”地度过了童年,并于14岁时考上了惠安县立旧制中学。由于他从小就勤奋好学,求知欲特别强,知识也就日增月长,令人刮目相看。

李述贤的学生时代,应该说是多灾多难的时代。那时的中国正处于民族存亡的危机时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怀揣着忧国忧民思想的李述贤那个时候就懂得了为劳苦大众呐喊呼号,宣传革命真理。他经常对同学说:“穷苦民众要过上好日子,必须提高民族的文化水准,才能唤醒民众,外御列强,内锄奸贼,使我中华民族立于世界各民族之林。”“五卅”运动惨案后,他更是义愤填膺,团结同学,上街示威游行,喊口号、贴标语、发传单、烧日货,宣讲日寇的罪行,激发国民的爱国情感。

中学毕业后,李述贤与堂兄在家乡办起新民小学,当了义务教员,而且还专门吸收了贫苦的孩子入学。而后,他又在晋江永宁岭兜办了银江小学,并担任过晋江县督学。

二、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1929年,此时的祖国同胞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残酷的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面对眼前破烂不堪的景象,在这民族危机存亡的紧要关头,富有爱国热情的李述贤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中,他常常思忖着怎样才能救国、强国,只有教育,才是立国之本。他知道中国有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名叫陶行知,在南京晓庄创办了一所乡村师范,发表过“大众教育”、“生活教育”学说,提出了“唤醒锄头来革命”、“革命成功靠锄头”的口号,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在陶行知先生的影响下,李述贤毅然地离开福建到了南京晓庄师范求学,成为陶行知的一名弟子。在求学期间,他受到陶老夫子的思想熏陶,聆听陶老夫子的谆谆教诲,思想产生了新的飞跃,特别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的思想深深地镌刻在他的心灵里,为他日后走上教育之路、振兴家乡的教育奠定了夯实的基础。然而,好景不长,到南京后只有几个月,晓庄师范就被国民党反动派封闭了,李述贤只好终止在晓庄的学习,回到了故乡,开始他的漫长而艰难的办学历程。

三、创办学校,实现教育梦

李述贤回到福建后,就开始传播陶行知的教育学说,实践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尤其推广“大众教育”与“生活教育”的做法,并且创办了许多“晓庄”式的学校。掀起了福建乡村教育运动,从而给福建教育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1930年秋,李述贤与一些志同道合的青年教师,到金门的加里头村创办了古荣小学。他一踏上加里头村,就马上深入到乡村里访贫问苦,对村民进行宣传教育。并推行了“小先生”制扫盲,办妇女班、夜校,使得加里头村到处是书声朗朗,老少皆欢,大家都称赞李述贤是“文盲的救世主”。他还组织学生下海拾海菜、贝类等勤工活动,解决了贫苦学生的就学和生活困难,同时,他用自己的薪金购买书籍等学习用品来资助困难的学生。此外,学校还把自办的兔场、鸡鸭场的新品种和科学饲养方法向社会加以推广,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李述贤以学校来改造乡村的生活很受村民的欢迎,也很得民心,所以,村民都非常爱戴他,并与他建立了十分深厚的友谊。可他的这一切却遭到了反动当局的蓄意阻挠,使他不得不离开金门。当他离开金门时,当地的父老乡亲们扶老携幼,到码头来向李述贤依依挥泪送别。

离开金门后的1931年春,李述贤回到晋江永宁港边创办陶清小学,之后,他又创办了梅港小学、安海女学、东石小学、泉州新门外高山小学、泉州南门崇德小学等,这个时候,是他人生中最鼎盛辉煌的时期,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办学中,投入到对陶行知“生活教育”思想的实践中,为家乡乃至福建的教育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农夫的身手,健康的体魄,科学的头脑,艺术的兴趣,改造社会的精神。”成了那个时候学生的奋斗目标。他所办的学校都秉承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和“教学做合一”的教育方法,在社会各界取得不同凡响的效果。然而,他的教员中有不少进步人士,因此,反动当局借口李述贤聘用的教员有共产党员,就把他当成“赤化”的“学阀”以及“共产党嫌疑”关进囚牢。在狱中,他坚贞不屈,坚持斗争,并据理驳斥道:“难道办教育有罪吗?教国民读书有罪吗?难道宣传抗日救国也有罪吗?罪在哪里?”一连四个问号,强劲有力,驳得敌人哑口无言。后来经各方的努力,他才得以出狱,但不得留在福建,他只好到广东继续办学,继续宣传陶行知的教育思想。1936年,陶行知先生作为外交使节访问欧美28个国家,途经广州时,会见了李述贤,李述贤向陶行知汇报在福建推行“大众教育”的工作情况,深得陶行知的赞赏和鼓励,使他献身于“大众教育”、“生活教育”的思想更加坚定不移。

四、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七七事变”后,金门、厦门相继沦陷,失去亲人的孤儿流离失所很多。李述贤夫妇来到了德化县办了一所战时孤儿难童学校,取名为德化凤林慈儿院,前后六年里共收容孤儿难童达200余人。

德化凤林慈儿院既是战时的慈善机构,又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的试验园地。推行“手脑并用”、“知行合一”,学生半天学文化基础课,半天学工、学农、学商。在周边的山地自办农牧场,种粮食、果蔬,引用可可、甜菜、番茄,繁育“十八学士”等十几中优质茶花。陶瓷制坯、瓷彩、制粉笔、加工可可,也是他们动手的内容。他还经常用陶行知的《自立歌》来勉励院生:“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上,不算是好汉。”在德化凤林慈儿院办学的日子里,陶行知“生活教育”的思想在这里得到充分地体现和发扬光大。李述贤还和师生们举办茶花展览,将义卖所得的一千多元款项全部捐献给抗日前方的将士们。

德化凤林慈儿院曾获得“福建侨童之家”、“难童的乐园”的美称,吸引了社会各界前来参观访问,参观访问络绎不绝。省内外报刊也争相采访,德化凤林慈儿院成了闽中文化中心。1944年出版《教养五年》一书,收集了数十篇报刊通讯和院生在儿童刊物上发表的文章,生动地表现了在“生活教育”学说培育下儿童的爱国主义情操和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全新面貌。显而易见,李述贤创办的德化凤林慈儿院,是继承陶行知创办晓庄学校后的又一创举,是实践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典型与楷模,是值得我们后人效仿与铭记的。

李述贤夫妇因为为办学校、搞教育呕心沥血,为孤儿难童的学习生活操劳过度、积劳成疾,染上时疫,两人相隔七日便不幸地离开人世,李述贤享年仅38岁。抗战时期较有影响的厦门《江声报》曾这样评价:“李述贤先生是当代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大弟子。他对陶行知的生活教育学理,不但能实践力行,且能具体地发扬光大。他在战时主持的德化凤林慈儿院,就是其教育精神的实际体现……”李述贤的不幸逝世,是福建教育战线上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

李述贤及夫人的一生虽然短暂,却拥有陶行知“爱满天下”的高尚情怀。他们没有留下任何遗产,却为我们留下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宝贵精神财富,也为福建教育史上增添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我们今天纪念他,就是要学习他锲而不舍、办学强国的崇高品质;学习他无私奉献、鞠躬尽瘁的伟大精神。让我们继承完成李述贤先生未竟的教育事业,坚定不移走地在行知路上,为中国教育的伟大复兴而勇往前行!

关闭窗口
   上一篇:期刊
   下一篇:陶行知著作和全集下载
后台管理入口】 【实验学校管理入口】 【地市组织管理入口

版权所有 © 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
电话:0591-83780640  传真:0591-83784880
E-mail:fjtyh83780640@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梦山路73号(福建教育学院内)